产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长江期货:油脂延续震荡 把握套利机会

来源:http://www.zz-job.com 编辑:ag88.com 时间:2018/10/21

  【金融曝光台315特别活动正式启动】近年来,银行卡被盗刷、买理财遇飞单的案例屡见不鲜,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在线投诉】

  今年北半球夏季天气预期中性,在生物科技带来的种子抗风险能力增强和种植技术进步的背景下,预计夏季油料作物会有一个不错的趋势单产,棕榈油作为油脂的定价核心,三季度也进入增产周期,油脂供应端的压力显著,而需求端,原油下半年走势宽幅震荡和各国生柴补贴、关税以及行政命令等政策多空参半,工业需求提振也尚待观察。主要进口国印度提高油脂的进口关税,为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欧盟也达成2030年前逐步淘汰棕榈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协议,以及马来西亚政府出口税维持至7月,棕榈油后期出口需求堪忧,预计7、8月库存拐点出现,从而拖累整个油脂市场。国内方面,上半年大豆、菜籽以及油脂进口利润良好买船量大,加上临储大豆、豆油抛储,油脂三季度供应充足,而油脂仍处于消费淡季,中期库存依然压力山大,但两国贸易战越演越烈,市场对四季度原料紧缺有所担忧,也限制油脂下跌空间,毕竟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11月迎来中期国会选举,不排除特朗普与中国再次谈判磋商解决贸易争端,预计下半年贸易战常态化也会加剧油脂市场波动,整体油脂难现趋势性行情,震荡对待。

  分品种来看,棕榈油主产国产量全面恢复,产地棕榈油价格下移继续改善下半年进口利润,国内供应增加而需求刚需,限制棕榈油库存下滑,国内商业库存有望高于往年水平。豆粕需求增速仍高于豆油,在全球大豆供应充裕情况下,三季度豆油库存维持高位,但贸易战拉锯,后期豆油的供应受政策影响较大,市场担心四季度大豆供应紧缺,随着油脂消费旺季来临,届时豆油基本面将有所好转。国内临储菜油库存剩20万吨,在当前菜油库存处于相对高位,而需求被挤占情况下,去库存仍需时间。但随着国内菜油供应压力释放,远期供应将主要靠进口利润窗口来决定采购,一旦主产国天气变化、进口贸易或到港节奏出现问题,在国内菜籽减产、国储无菜油拍卖的情况下,国内菜油极易出现供应偏紧隐患,也提升了远期做多预期。

  操作上,震荡行情,建议投资者根据季节性和交易热点把握单边机会。套利方面,未来临储菜油压力逐步消化后,三个油脂强弱关系为菜油﹥豆油﹥棕榈油,可以逢低参与菜棕、豆棕价差扩大机会。贸易战对于粕的成本提振大于油脂,三季度还是以多粕空油为主。

  上半年受油料供应宽松、主产国棕榈油复产,以及国内库存增加影响,油脂市场继续承压,但绝对价值较低,市场杀跌动能衰竭,也限制了下跌空间,整体呈现震荡筑底走势。截止7月5日,棕榈油指数较年初跌9.6%,豆油指数跌2%、菜油主力涨0.4%。全国一级豆油现货平均价5538元/吨,较年初跌1%;全国24度棕榈油平均价4881元/吨,跌5.4%;国内四级菜油平均价6431元/吨,涨0.6%,具体来看:

  一季度、油脂波动不大,维持低位震荡,主要因为基本面多空因素接踵而至,首先节前备货不及预期,导致节后下游接货能力较强,接着南美天气不佳、北美大豆播种面积低于预期,无奈马棕油库存较高,虽然政府将1-3月关税降至0以便去库存,但是3月初主要进口国印度上调进口税至10年高位,加之USDA3月报告上调美豆和美豆油库存,令油脂承压,油厂主要挺粕为主,受棕榈油高库存压制,走势较其他油偏弱。

  二季度、油脂波动加大,走势略有分化。首先菜油先扬后抑,贸易战清明节期间爆发,但油脂基本面偏空,盘面在4月9日高开后又跌回起点,随后资金开始炒作苹果、棉花,进而拉涨菜油,但是远期看涨预期PK疲软的基本面,在进口利润窗口打开以及需求替代情况下,5月底菜油期货快速下跌,回到4月低点位附近。而棕油先抑后扬,4、5月假期较多放缓棕榈油收割而需求受斋月提振,但下半年棕油增产预期强烈、国内油脂库存高企,以及欧盟反对棕油制生物柴油,使得棕榈油盘整一个多月后在5月中旬开启下跌,接着原油价格持续上涨有利棕榈油生柴利润掺混需求,以及贸易战再度升温,令棕油在6月中旬止跌反弹。豆油二季度受供应压力和贸易战的影响,走势和棕榈油基本一致。

  根据USDA预估,除2015/16年厄尔尼诺天气导致棕榈油减产全球油脂产量下滑外,其他年份均保持增长,随着厄尔尼诺影响消退,全球油料增产和棕榈油复产,2017/18年度全球植物油产量达到1.99亿吨,较上年度增加941万吨,增速4.97%。2018/19年度南美大豆产量预期恢复性增长,压榨量提升带动豆油产量增加,澳大利亚、欧盟、印度、乌克兰以及美国菜籽产量增长抵消加拿大和中国的作物产量下降,全球菜油产量也提升,与此同时,马来西亚和印尼棕榈油产量也继续增长,预计新年度全球棕榈油产量增加286万吨、豆油产量增加257万吨、菜油产量增加81万吨,全球植物油产量较上年度增加761万吨至2.06亿吨,增速3.83%,创2012/13年度以来最高水平。从产量表中不难发现,棕榈油、豆油在全球油脂产量增幅占比均超过30%,是影响全球油脂供应的核心。

  需求方面,近三年来全球油脂需求增长稳定,增幅在3.5%左右水平,2017/18年全球植物油消费预估达到1.91亿吨,较上年的1.84亿吨增加720万吨。其中油脂的食用消费仍是需求关键,2000年以来一直保持平稳增长态势,2017/18年全球食用消费预估达到1.46亿吨,环比增3.78%,其中印度以及南亚国家的需求增长是关键,预计2018/19年全球食用消费维持3.76%增速达到1.51亿吨。随着全球对环境保护意识的增强,以油脂作为再生能源的工业需求也得到快速发展,十年前生物柴油平均增速高达10%,导致油脂价格过快上涨,也因此使得生物柴油饱受批评,随后全球生物柴油行业发展趋缓给植物油价格降温,2014/15年度全球油脂工业需求负增长,植物油价格跌至2000年生柴快速发展期的价格水平,美原油价格也跌到32美元/桶的低位,近三年原油价格中枢开始抬升,生柴需求再度恢复,油脂工业需求增速基本保持4%左右水平。目前中美贸易战、伊朗禁运及主产国增产等不确定因素存在,原油高位震荡风险加剧,对于油脂的生柴需求提振还需关注。以及欧盟达成2030年前逐步淘汰棕榈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协议,对于生柴的增长空间也较为谨慎,预计2018/19年度油脂工业消费增加150万吨达到4545万吨,增速3%。

  由于产量增速预估超过消费增幅,2018/2019年度全球植物油库存提升至2405万吨,同比增227万吨,库存消费比增至8.52%。分品种来看三大油脂中的菜油去库存最好,全球豆油库存367万吨,较上年增30万吨,供需处于平衡状态。棕榈油库存1259万吨,较上年增181万吨,为五年来最高水平,供需格局偏松;全球菜油库存359万吨,较上年下滑14万吨,为近五年最低水平,供需格局持续转好。总的来说,全球油脂库存持续抬升,大的格局令油脂上行受阻。

  与全球市场不同,我国2013/2014年度起国内植物油开始持续去库存,根据USDA数据,2018/19年度我国植物油总供应量达4145万吨,较上年的4042万吨增加103万吨,增幅2.55%,而需求端受人口增长继续稳定增长,2018/19年国内植物油需求3816万吨,较上年3697万吨增加119万吨,增速3.22%,需求增幅远超供应增幅,我国植物油库存降至271万吨,较上年降16万吨,库销比7.09%,连续五年下滑。

  其中供应结构来看,直接进口原料压榨仍是国内油脂的主要供应方式,对外依存度高达77%,2017年开始国内农产品供给侧改革推进,国储大豆、菜油、豆油抛储增多,使得原料进口和油脂直接进口量有所下滑,随着国储库存逐步消化,2018/19年度进口依存度增强,届时内外盘顺价出现时国内会加大采购,进口利润以及到港节奏和贸易政策将把握着国内阶段性供应。

  我们可以看到,今年上半年进口大豆菜籽盘面榨利良好,菜油、棕榈油进口窗口也多数时间打开,使得国内菜籽、大豆、油脂采购非常积极。据天下粮仓数据,7月份大豆预报到港836.5万吨、8月大豆到港量预期800万吨、9月份大豆到港初步预期在750万吨、10月份初步预期630万吨,大豆到港量高于五年均值。预估月度菜籽平均采购量42万吨,目前国内10-12月份菜籽需求已买完70%,1-3月需求已买10%,菜油已买完全年用量,平均每月8万吨。棕榈油进口顺挂,进口商订船增加,7-9月棕榈油进口量预计43-44万吨。此外,国内大豆、豆油从6月底每周各抛50万吨、5万吨,大豆拍卖总量200万吨、豆油20万吨。总之,三季度油脂供应较为充足。

  消费结构来看,豆棕菜三大油脂需求量在国内植物油中占比高达80%以上,主导着国内油脂需求格局,2010年以来豆油占比均在40%以上,是国内油脂品种的领头羊,由于豆菜、豆棕价差偏低,豆油消费替代优势明显,新年度豆油消费占比继续提升,消费量预计增加115万吨,菜油受豆油、葵油需求替代影响,消费量下滑20万吨,连续第二年下降,棕榈油消费刚性,基本保持稳定。目前豆油大供应对应大需求,豆油商业库存增加至150.17万吨高位,菜油供应充足而需求放缓,库存也升至40.92万吨,棕榈油到港量大限制库存下滑幅度,库存稳定在56万吨水平,整个油脂库存处于高位,三季度油脂仍处于消费淡季,产出持续增加但需求淡季,中短期库存依然压力山大。但值得注意的是,临储菜油库存降至20万吨左右,虽然当前菜油库存处于相对高位,而需求被豆油挤占的情况下,去库存仍需时间消化,现货压力仍存。但随着国内菜油供应压力释放,远期供应将主要靠进口利润窗口来决定采购,一旦主产国天气变化、进口贸易或到港节奏出现问题,在国内菜籽减产、国储无菜油拍卖的情况下,国内菜油极易出现供应偏紧隐患,也提升了远期做多预期。

  油脂的供应端主要看天气,2017年发生了冬季弱拉尼娜导致东南亚雨水增多主产国棕榈油增产,阿根廷南美偏干旱其中阿根廷大幅减产。最新美国政府气象机构称,今年北半球夏季期间很可能出现中性天气,北半球2018-2019年冬季厄尔尼诺发生的概率接近65%,这意味着今年7-9月出现厄尔尼诺或拉尼娜等极端天气的几率小,目前生物科技带来的种子抗风险能力增强和种植技术的进步,在没有极端天气的背景下,预计夏季油料作物会有一个不错的趋势单产。

  如果冬季厄尔尼诺来临,将会导致南美地区降雨偏多和东南亚天气偏干,对2018/19年南美产量利好,对19/10年度棕榈油产量不利。全国注册会计师行业信息化建设推进视频会召开,每年的年末至次年2月左右的多雨季节为马来地区油棕作物储水生长的关键时期,其降水量的多少对后续增产期间棕榈的产量和质量等具有较为显著的影响。由于油棕树的果实在开花6个月后成熟,外加压榨需要一定时间,一般气候对油棕树的影响将会有8个月左右的滞后期,去年以来主产区降雨充沛,有助于2018年下半年的棕榈油生产,那么2018年冬季发生厄尔尼诺,影响油棕树的产量也会是在2019年下半年。综合来看,天气对2018/19年度油脂的供应提升有利,但是每年的作物关键生长期,天气炒作还是会受到市场关注,也会引发阶段性行情。

  目前北美大豆进入开花期阶段,从未来15天的降雨和温度来看,美国中西部大部产区降水呈减少迹象,不过当前中西部充足的墒情条件将对干燥天气造成一定缓冲。气温方面,中西部大部产区气温回落,凉爽天气将减缓雨水缩减形势下的大豆生产压力。但开花期大豆需水量增加,后期降雨如果持续减少会造成不利影响,天气需持续跟踪。

  另外,我国菜系的供应90%以上来自加拿大。加拿大统计局公布今年油菜籽面积为2270万英亩,比去年的2300万英亩减少1.1%,高于业内预期的2240万英亩。美国农业部预计加拿大菜籽产量小幅下降至2110万吨,出口量维持1150万吨不变,目前正值加拿大菜籽关键生长期,如果天气发生不利,菜籽减产将导致出口量下滑,会直接影响我国菜籽供应。从加拿大产区天气来看,未来15天产区高温且降雨普遍减少,对作物影响不利,后续天气需关注。

  棕榈油贸易量全球最大使得它的供需变化成为油脂的定价核心,2018年一季度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高达450万吨,同比增长12.6%,高于五年平均水平,产量增长良好使得棕榈油库存维持高位,也压制价格持续走低,二季度由于节假日较多放缓棕榈油收割,而需求端1-4月维持出口零关税以及斋月备货提振,使得棕榈油库存开始下滑,也限制了跌幅,但2018年3月份,印度提高棕榈油进口关税,将毛棕榈油进口税调高到44%,高于早先的30%,精炼棕榈油的进口税也从40%调高到54%,为10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且5月马来西亚政府开始将出口税上调至5%,并维持至到7月,叠加欧盟达成2030年前逐步淘汰棕榈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协议,出口需求疲软令棕榈油再次下跌,其中印度、欧盟进口需求大幅下滑。

  下半年棕榈油库存变化是关键,三季度马棕油产量压力巨大,每年3月产量增速最大,4、5、6月份增幅会明显下滑,但7、8月份产量增幅又会再创高点,由于斋月生产力的下降,市场预计6月马来西亚棕榈油较5月产量持平或略降至150万吨。按照五年7、8月平均环比增幅各10.27%、9%水平测算,预计7、8月马棕榈油产量将在165万吨、180万吨。除了产量会逐步恢复外,随着斋月备货需求结束和马来出口关税的上调,马来棕榈油出口也明显减少,船运调查机构SGS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6月1-30日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为1058832吨,比5月份减少11.7%,其中印度受6月14日上调其他油品关税影响,棕榈油进口量环比增加35%,但整体仍较去年同期偏低。而且国际豆棕价差近期持续缩小更不利于马来棕榈油的出口,预计7、8月份马棕油库存将出现拐点,令后期棕榈油走势承压,进而拖累整个油脂价格。

  全球油脂供应趋于宽松,市场寄希望生物柴油需求潜力提升,今年以来,伊朗、委内瑞拉产量下降使得OPEC减产执行率再度上升、油市供应缺口加大,原油持续反弹,最高冲上75美元/桶。随着原油走强,5月以来,毛棕榈油与国际柴油价格价差走低至-90附近,一般POGO价差-70-80左右,东南亚PME有利润,这使得最便宜的棕榈油生柴掺混需求提升,但下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非OPEC供应增长均面临一定的下修风险,供需结构变化取决于OPEC实际产量的变动,目前看来不确定性较大。从目前的供需预测上看,三季度OECD超额库存或继续下降、四季度或转为抬升,在这样的背景下OPEC能否调整产量以平衡这部分的超额库存变动将会是决定油价走势的关键。若油价过高,OPEC将面临长期需求受损以及美国方面的压力,而油价过低又不符合其自身利益,预计整体油价趋势上涨难,整体处于宽幅震荡的格局,因此原油对生物柴油的提振还有待观察。

  此外,生物柴油需求除了受制于原油价格,还受各国生柴补贴、关税以及行政命令等政策的影响,从生物柴油产量看,生柴主产国中欧盟产量最大,其次为美国,巴西产量第三,阿根廷和印尼产量相当,马来西亚产量最低,目前各国政策多空参半。

  利多政策:(1)2017年9月7日欧盟委员会称,欧盟将从9月28日起大幅调低过去四年中对阿根廷生物燃料征收的进口关税,因为欧盟成员国就削减关税达成共识。市场预期也将调低对印尼和马来的生物柴油进口关税。(2)2018年5月24日巴西计划到2025年将所有零售柴油中的生物燃料掺混率达到15%,较当前水平提高50%。今年3月份巴西政府将生物燃料掺混率上调到10%,比此前上调2%。生物燃料掺混率每提高1%,就需要将350万吨的大豆加工成70万吨豆油和280万吨的豆粕。(3)印度尼西亚能源部官员2018年5月24日表示,从2019年起,印尼将强制要求生物柴油中的生物成分至少达到25%,以推动国内棕榈油消费,新政策从2019年开始实行。(5)2018年6月29日EPA在最新公布的可再生能源掺混标准草案中,规定2020年生物柴油法定掺混量为24.3亿加仑,远超市场预期的21亿加仑,豆油需求将有望增加2.6%。

  利空政策:(1)2017年8月22日美国商务部公布对阿根廷、印尼生物柴油反补贴税率初步裁决,决定对阿根廷和印尼的生物柴油分别征收50.29-64.17%和41.06-68.28%的反补贴关税。(2)2017年12月5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公布的最终裁决显示,美国认定进口的阿根廷和印尼生物柴油损害了美国生产商利益,对这两国征收的生物柴油反倾销关税及反补贴关税将至少实施五年。(3)2018年2月21日,美国商务部对阿根廷和印尼的生物柴油征收更高的关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网络安全创,将反倾销关税提高到60.44~276.65%,将阿根廷生物柴油的最终倾销关税定在60.44~86.41%,印尼生物柴油的最终倾销关税定在92.52~256.65%。(4)2018年5月28日阿根廷政府发布公报,将生物柴油出口税从当前的8%调高到15%,2018年7月1日起生效。(5)2018年6月14日欧盟谈判官员表示,2020年时将会把运输行业使用的棕榈油生产的常规生物燃料比例限制冻结在各国各自水平上,但必须不能超过7%,2023年之前棕榈油的用量将会限制在2019年的水平上,到2030年时将会降低到零水平。

  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2018/19年各国生物柴油植物油消费量总计2634万吨,较上年增加76万吨,增幅3%,低于上年4.4%的增速,就算需求增速提高至5%,油脂工业消费用量也仅增加50万吨,而前文所述2018/2019年度全球植物油库存提升至2405万吨,同比增227万吨,整体看全球库存还是趋增,供需还是偏松。

  6月15日美国宣布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6月16日商务部表示将对大豆加征25%关税,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我国进口大豆依存度85%,美国大豆产量的31%出口到中国,美国用来出口的大豆62%出口到中国,2016/17年度中国进口美国大豆约3700万吨,大约价值170-180亿美元,按照7月5日收盘价格来算,加征25%的进口关税,美豆进口成本将增加大约700元/吨,国内3700多万吨需求将部分转向南美,必然带动南美价格上涨以来达到新的平衡,然而南美运输不便利又经常的罢工,17/18年度巴西大豆库存仅2000多万吨,阿根廷由于豆子质量差,大豆出口少,主要是豆油豆粕出口,后期南美大豆难以完全补充我国需求,而豆粕的主要替代品菜粕,因国内产量连年下降,基本都流入小榨,主要依靠进口。17/18年度全球菜籽期末库存仅666万吨,即使将期末库存下调到200万吨的历史低位,也只多出460万吨的供应量,预计仍有1000万吨的大豆供应缺口,目前南美大豆的采购量已覆盖到三季度,因关税征收,美豆盘面利润亏损,后期买船偏少,四季度国内大豆或有供应缺口,届时会提振国内油粕价格,但1000万吨大豆折豆油仅180万吨,目前全球植物油供应宽松,三季度为棕榈油增库存周期,且有加拿大菜籽供应,豆油供应缺口是完全可以用菜油、棕榈油或葵油等来补充,因此贸易战对油脂的影响远小于粕类。

  目前中美对340亿美元商品互征关税落地,特朗普警告称,如果中国反击加征关税,后续的征税或使涉及商品总额超过5,000亿美元,基本上等于去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额,两国贸易战越演越烈,但毕竟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11月迎来中期国会选举,不排除特朗普与中国再次谈判磋商解决贸易争端,预计下半年贸易战常态化会加剧油脂的波动。

  今年北半球夏季天气预期中性,在生物科技带来的种子抗风险能力增强和种植技术进步的背景下,预计夏季油料作物会有一个不错的趋势单产,棕榈油作为油脂的定价核心,三季度也进入增产周期,油脂供应端的压力显著,而需求端,原油下半年走势宽幅震荡和各国生柴补贴、关税以及行政命令等政策多空参半,工业需求提振也尚待观察。主要进口国印度提高油脂的进口关税,为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欧盟也达成2030年前逐步淘汰棕榈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协议,以及马来西亚政府出口税维持至7月,棕榈油后期出口需求堪忧,预计7、8月库存拐点出现,从而拖累整个油脂市场。国内方面,上半年大豆、菜籽以及油脂进口利润良好买船量大,加上临储大豆、豆油抛储,油脂三季度供应充足,而油脂仍处于消费淡季,中期库存依然压力山大,但两国贸易战越演越烈,市场对四季度原料紧缺有所担忧,也限制油脂下跌空间,毕竟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11月迎来中期国会选举,不排除特朗普与中国再次谈判磋商解决贸易争端,预计下半年贸易战常态化也会加剧油脂市场波动,整体油脂难现趋势性行情,震荡对待。

  分品种来看,棕榈油主产国产量全面恢复,产地棕榈油价格下移继续改善下半年进口利润,国内供应增加而需求刚需,限制棕榈油库存下滑,国内商业库存有望高于往年水平。豆粕需求增速仍高于豆油,在全球大豆供应充裕情况下,三季度豆油库存维持高位,但贸易战拉锯,后期豆油的供应受政策影响较大,市场担心四季度大豆供应紧缺,随着油脂消费旺季来临,届时豆油基本面将有所好转。国内临储菜油库存剩余20万吨,在当前菜油库存处于相对高位,而需求被挤占情况下,去库存仍需时间。但随着国内菜油供应压力释放,远期供应将主要靠进口利润窗口来决定采购,一旦主产国天气变化、进口贸易或到港节奏出现问题,在国内菜籽减产、国储无菜油拍卖的情况下,国内菜油极易出现供应偏紧隐患,也提升了远期做多预期。

  操作上,震荡行情,建议投资者根据季节性和交易热点把握单边机会。套利方面,未来临储菜油压力逐步消化后,三个油脂强弱关系为菜油﹥豆油﹥棕榈油,可以逢低参与菜棕、豆棕价差扩大机会。贸易战对于粕的成本提振大于油脂,三季度还是以多粕空油为主。